密码     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    

槐花公社123

搜索
楼主: 困哉

[原创] 膏有药,卷有字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7 23:1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元节水灾

浊梦迷华吹不休,彩灯轰破入洪流。
连城海臭秋风静,落雨声炖黑夜游。
泥石如尸当久埋,公侯无事好相仇。
天垂恩泽金盘外,曝日人心凉到头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27 23:5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减字木兰花·得海风君寄以黄山毛峰未尝饮尽复闻君抱疴而有寄

海风吞响,一壁秋声云莽莽。待起秋阳,照影斜过堂下香。
蓬莱渴访,瑞脑消浮仙野旷。梦到林光,缓缓步来双腿长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8 23:20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已亥元宵

君子有糓诒子孙,君子有筳燕妣祖。飨旨酒兮蒸嘉果,索灯笼兮悬丹柱。
壁框画图古良事,满堂垂红泊灵雾。君子福禄宜万年,君子惕惕录名簿。


浪淘沙·谢八大豪侠赠红茶绿芽

滴荡一杯红,尘怯还融,经年犹豫慕顽童。深味久横胸间垒,夏雨来冲。
廿载十洲东,识得仙风,青衫飘与昔时同。宝剑丁香云袖起,照见惊鸿。

已亥又端午

黄历曰五月,屈原待大祭。龙舟闯荡间,健儿犹如是。
如是在昔日,挥霍生勇气。于今谓六月,六月烈大日。
白夜宜游乐,铿锵传筚篥。呼啸没风里,幢幢影遂卒。
祭传而成节,久不记余哀。游乐恒是人,随行又长街。
想像希腊庙,终究菊花台。



发表于 2019-7-2 21:5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黄葆谣
荒行画下在大城,流彩未息尚能听。
苟埋旧日锵铿声,东门出后河水清。
河水清,河水清,鱼不戏兮芦苇青。
三十年来汗化盐,一把捧出调小羹。


错语:此黄葆是荒草荒滩意思?反正按照中国文化特色,看不懂的东西就是有学问的深奥的东西,肯定是极其好的,怎么也要鼻腔哼哼两声不置可否勉励有加,有高深莫测状态。城市灯火流离中,孤僻诗人风骨难存,只能逃离城市在河边化作亘古雕塑(注 不是沙雕),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,倔强的坚守敌不过世间人情,一场操劳也仅仅聊以寄托片刻欢娱……OK,悲愤出诗人,大悲至无声,无声控诉而已。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5 00:16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困哉 于 2019-7-25 01:09 编辑

七月

蒸云堪居又流年,银座镜凉吹画烟。
壁图红惊山海色,鲜花香怒塑胶边。
高呼城下人群涌,敬读坛前神语悬。
食蠘应知身影寡,擎刀者已秃双鬈。

寅时梦

霓虹滑梯行且扶,素白房间圆床宿。天花板映勾陈图,门窗俄而失于目。
遥远番歌呻吟疏,触肤烟幻嗅烈馥。于壁于地于隙隅,摩挲久寒掌漉漉。
天花板已坠徐徐,使窾枯木身成轴。四壁忽碎起荒呜,石砖垒埋身踡跼。
红月悬墟,楼如箭簇。旷城风枯,尖锐相戮。呼喘不敢舒,颤颤待起卜。
深黑汹涌漂星蛆,唯余滑梯曲如辐。不知将行向何途,霓虹尚辉映于足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8 23:5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申时纪

洞穴睒睒鬼暗繁,丰禳坛下噬神肝。燧石敲击莺猩燃,露西食后育万千。
万千奔走岁漶漫,恐怖直立狩此园。白磷磷道路篱樊,泼骨肉血筑为田。
诸海岛陆行栖残,万物瑟瑟乞为殚。迩后星宇冷如铅,铁壳斑锈藏尸船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31 00:4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未时不眠

天曝无云,琉璃响火。廓墟犹在,远景披拖。野有美樱,叶大花亸。
雀飞过,衔腥果。泽丘蘖生,青山婀娜。风嘎鸣,阳沉堕,背光独坐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0 23:52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丑时驻

巨城趺坐极乐境,虔徒代诵自由谣。号角铿锵,行客如爻。琐呐嘀鸣拜金偶,庆云映景垂华条。
星不作闪,月不临霄,传言域外灰雾浊虫潮。莫远行,秋热甚可愄,唯有广场花,不老且妖娆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7 00:0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子时启

孤门启,城将死。雷鸣暴,黑雨水。幽涂冻,风化鬼。蠕蠕攫,嚯嚯噬。
第四纪,血以瘗。世界为此一黑甜,然后生类或更替,重娓娓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24 00:2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卯时醒

折纸鹤,鹤不飞。许愿星,已成堆。阳初起,粉红晖。
银窗下,雾飘灰。不夜灯,粉红盔。摄像眼,浮四围。
儿童声,吖吖咿。老人声,哕哕嘶。冷气机,簌簌吹。
台上画,神躯肥。铁城锈,钢楼危。人寂寂,居无离。
无敢离,待喂饥。索粥糜,一汤匙。祈祷声,终低微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30 23:1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巳时宴


金烛列燃,华筵锦仆。诸是宾客,蜕皮久候。
盘蒸婴幼,杯摇血酒。权杖在前,王座在后。
女神在门,宪章在口。穹蠕藤萝,壁影勾镂。
玉柱悬带,阳光过牖。环城密窟,向此跪叩。
光辉云下,爬行撕扭。盛大节日,庆有神胄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15 23:51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困哉 于 2019-9-16 22:28 编辑

亥时月

嶙峋城廓,泛嶙峋光影,夜黑云稠。铸铁新寒笼大穹,星海孤岛成囚。
呐喊声消,喧哗声寂,一霎塞荒喉。婀娜画魅,纱裙旋起温柔。

丽歌断续噎咽,红衣人在,正独坐楼头。风凉月明无处是,水榭琼树栖鸠。
沃士当年,迁临万纪,犹向火中求。焰流焚后,纵来雨落停沤。
发表于 2019-9-16 16:5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元节水灾
浊梦迷华吹不休,彩灯轰破入洪流。
连城海臭秋风静,落雨声炖黑夜游。
泥石如尸当久埋,公侯无事好相仇。
天垂恩泽金盘外,曝日人心凉到头。


错语:可怜的诗人,从去年开始,一再遭受洪涝灾害摧残,成了水上人家不说,至少可以家里荡舟垂纶,如古之隐士风范。退洪后又泥足深陷,排淤也够呛,今年七月半又噩梦重温,别的姑且容忍,就墙根腥味儿,都够闻几个月的。话说,哪有野猫不沾腥的。“曝日人心凉到头”,这样的强烈对比效果,本应日晒得发烫,比网红还红火的,结果心凉得冬月里的萝卜,2分钟后就异国牢狱的东哥也不外如是。诗人野猫困一直坚持诗如画,对色彩运用以及画卷般布局情有独钟,读起来确实有构图效果,就是一以贯之的晦涩笔法,浸泡出腥味儿甚至一脸苔藓。陷入巨大的无限同情中……


发表于 2019-9-16 17:2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减字木兰花·得海风君寄以黄山毛峰未尝饮尽复闻君抱疴而有寄
海风吞响,一壁秋声云莽莽。待起秋阳,照影斜过堂下香。
蓬莱渴访,瑞脑消浮仙野旷。梦到林光,缓缓步来双腿长。


错语:第一眼不知咋的,把“瑞脑”看作“瑞兽”,还以为诗人野猫困不是春天也兽性大发了……造房子的海妞,作为资深文学女青年,膜拜诗人是必须的,所以供献区域茗茶,既斯文又不失大方,实属过节不收礼的最佳选择。嵌名姑且不提,野猫窝大概真能听到海风声浪潮声的。诗人延续着画面打造,这样的减兰,难得的轻快笔法,润色慵懒,末了还暧昧一般的俏皮一番,有恙文学女青年想必浑身暖羊羊……咳咳,暖洋洋,洋洋而得意,意在光影交错之间,是不是有些王家卫电影的海报风?不如建议海风妞叫海报妞,要不就海豹……实际上传统笔法也有,上阙写实,下阙意识流。不过诗人野猫困习惯性的隐晦笔法,小清新笔法外,还是中年油腻男的习惯,欲言又止,等女文青们自己体会表达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5 23:43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辰时庆

待食待饲,日出徐徐。将食将饲,日不与舒。
既食既饲,日欲返初。罢食罢饲,不知何居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18 02:3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酉时燹

泥石冷固碎,柏油焦始破。
呼喊如悲歌,烈光射链锁。
奔投迷墙下,一城枯桠亸。
仰望高阁上,美人各懒惰。
碾碎夜明珠,互向肌上裹。

发表于 2019-11-19 16:26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已亥元宵

君子有糓诒子孙,君子有筳燕妣祖。飨旨酒兮蒸嘉果,索灯笼兮悬丹柱。
壁框画图古良事,满堂垂红泊灵雾。君子福禄宜万年,君子惕惕录名簿。

错语:龚定庵已亥杂诗350,证明已亥历来是诗人高产元年。写实版民俗记录,于平常处飨嘉时。延续一贯画面感手法,熙熙攘攘,天下太平乎~


浪淘沙·谢八大豪侠赠红茶绿芽

滴荡一杯红,尘怯还融,经年犹豫慕顽童。深味久横胸间垒,夏雨来冲。
廿载十洲东,识得仙风,青衫飘与昔时同。宝剑丁香云袖起,照见惊鸿。

错语:认识二十年的文学女青年还是好哄骗,可惜没赶上时辰,换下半年,赠之腊肉香肠,才是及时雨。红茶馆下,春波绿茗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不过侠以武犯禁,宝剑就算了,做个大保健更实惠在理。3丫头的声线才应该是贯穿词牌主线,可见蕾丝困终究是个鲁莽诗人。

已亥又端午

黄历曰五月,屈原待大祭。龙舟闯荡间,健儿犹如是。
如是在昔日,挥霍生勇气。于今谓六月,六月烈大日。
白夜宜游乐,铿锵传筚篥。呼啸没风里,幢幢影遂卒。
祭传而成节,久不记余哀。游乐恒是人,随行又长街。
想像希腊庙,终究菊花台。

错语:“久不记余哀”,差不多就是野猫困炸毛因素,一如树人先生纪念刘和珍君里对时间的概述,当初课本里要求背诵的段落,差不多就在此搭上线。这一手有激越之音,五言节奏历来急促,画面跟随起转承合,镜头连贯中,有诗人之忧患。含蓄而浅尝即止,画外音历来就是观众自己去理解的事儿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2-28 02:14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戌时记

冬来雪无,空宵泠泠。骊歌犹唱,胭脂涸腥。飞花吹散,乱酒迸瓶。
旧日艳丽,一泓水停。烙纸唇印,跳脱红馨。指上卷,语间星。
世界瞌于尔眼,银麦呜咽低鸣。猗傩如风流过,灯下暗行行。费心事,忘尔名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9 00:2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困哉 于 2020-1-19 00:32 编辑

午时疹

一年梦醒见红痂,犹下酒酱腌鱼虾。玉带不忍空悬挂,勒腰怕痛唯半斜。


  终于敷衍的把克鲁苏或灵异版十二时辰写完,实际上有好几手跑偏了,原来想法是把这片神奇国度与克鲁苏相结合下,起调太高了。一些实在是不好融合,一些又实在已麻木了。。

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8 00:3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子年忌

先声竟呜咽,逼迫成英灵。
诸有云中君,犹敲钧天令。
风黯九州阔,瑟瑟藏螟蛉。
想见天晴日,处处歌舞馨。
不知殉葬者,听得往生经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4-4 23:5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庚子·元宵清明

口蔽,目裂。亡者忘毙,囚者在噎。春红未坠,萧瑟落雪。
亡者成字,囚者在列。钟鼓起,口无舌,手被置,目相缺。
亡者终被逝,囚者重编设。迫谣言,辟谣言,堆血肉,塑英杰。
朱箓怪讹江山丽,玉笏辞乱费乩血。口微启,目忽瞥。邻则鬼,慝而猎。
大城沉寂若冷柜,高楼蠕藏待封阅。旧日神或莅临始,盛装华舞歌转热。
静默无入耳,负恩众氓孽。袋肉瓮灰燐燐沸,谁在痛哭谁未死。
忘其何以,被忘其何以。烈日睁眼寐,竟是人间世。
发表于 2020-7-15 23:5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七月
蒸云堪居又流年,银座镜凉吹画烟。
壁图红惊山海色,鲜花香怒塑胶边。
高呼城下人群涌,敬读坛前神语悬。
食蠘应知身影寡,擎刀者已秃双鬈。


错语:
又见野猫“吹”字诀……
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显然不会是诗人,不过第一个详尽记载的人很可能会写诗。
印象派的作品一直强调画面感,还有那奇幻的色系,悲壮惨烈的平淡日子,矛盾冲突的思想,纠结人类就理当如此。
就好比绝望的抗争,不甘又如何?中年油腻男们更适合用思想和文字来绞杀对手,意淫着一场又一场的胜利……

发表于 2020-7-16 00:2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寅时梦

霓虹滑梯行且扶,素白房间圆床宿。天花板映勾陈图,门窗俄而失于目。
遥远番歌呻吟疏,触肤烟幻嗅烈馥。于壁于地于隙隅,摩挲久寒掌漉漉。
天花板已坠徐徐,使窾枯木身成轴。四壁忽碎起荒呜,石砖垒埋身踡跼。
红月悬墟,楼如箭簇。旷城风枯,尖锐相戮。呼喘不敢舒,颤颤待起卜。
深黑汹涌漂星蛆,唯余滑梯曲如辐。不知将行向何途,霓虹尚辉映于足。


错语:
野猫困的十二时辰很有特色,先点赞。晦涩字面流畅语感,又是一次诗人的挣扎体验。
心灵捕手就应该这样,城市如荒野,兽性大发的方式就是蜷缩一隅,沉浸在黑暗里,用慧眼来看灯火琉璃,种种光怪陆离都是世界的呓语,病态=原生态。
很多诗人都潜意识里有吸血鬼的优雅扮相,大红色都演绎成冷色调,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,扫黄了天上人间……不知将行向何途,所念留声于此寂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19 01:0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文明四

洞穴篝火,村郭烛火,城市灯火。起何时,文明以此荷。今何用忧其失,创之则哿。
前墙列新新,后屋破。盛世浮绘,赞歌欠播。日复夜,行人苦盼求唱和。

发表于 2021-2-16 19:0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申时纪

洞穴睒睒鬼暗繁,丰禳坛下噬神肝。燧石敲击莺猩燃,露西食后育万千。
万千奔走岁漶漫,恐怖直立狩此园。白磷磷道路篱樊,泼骨肉血筑为田。
诸海岛陆行栖残,万物瑟瑟乞为殚。迩后星宇冷如铅,铁壳斑锈藏尸船。


错语:昌谷重生,也要读之诡魅抑郁症迸发。错大爷不嗜网络游戏,却喜欢那魔幻瑰丽画面,尤其恢弘巨制,思想开拓进取一般。凡人的祈祷与浩瀚苍穹交集之处,卑微人类唯思想可以抗衡。想象力的自由,构图与色彩,种种光怪陆离,我之天下矣。然而诗鬼一途,苦吟而崔嵬险峻,文字着力尽萧条,挣扎迷茫里依稀光明,沧海桑田把玩一番后,盘几个句子来养出的诗人气度,大概就是王朔特得意的那句“热铁皮屋顶上的猫”,躁动的灵魂迈出轻盈的步伐,倏然一跃后,萧萧落木,断壁残垣。又想起黄易破碎虚空最后那一段,传鹰倘若进入这样的时空后,“迩后星宇冷如铅,铁壳斑锈藏尸船”,又是怎样一番豪迈……

发表于 2021-2-16 19:1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未时不眠

天曝无云,琉璃响火。廓墟犹在,远景披拖。野有美樱,叶大花亸。
雀飞过,衔腥果。泽丘蘖生,青山婀娜。风嘎鸣,阳沉堕,背光独坐。

错语:又是油画色大篇幅,绚丽寥廓。最后剪影作点睛之笔。一动一静,寂静画面里飞鸟与风声,对比冲突,野猫困的闷骚可见一斑,蛰伏的诗人就是不甘于平淡,给文学女青年一个需要仰视的背影,自嗨一把后,念天地之悠悠,擤一把鼻涕孤身走我路,悲壮得围观女文青莫不泣下……你赢了!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2-22 00:34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庚子·年卒

暖冬已将终,暖春接蹱来。衣裳淘清仓,实惠尾货鞋。细把材质靓,
未剪亦名牌。统计年年增,余额年年乖。俭朴教儿女,不使知此哀。

才唱包龙图,喜看柴房会。宽窄在一屏,脸覆油彩纸。细聆未同唉,
况慕花旦媚。扮者丘不孝,剧外亦无悔。恍惚忆幼时,台上演四美。

盛世何以始,盛世不曾终。此间又一年,岁岁春联红。逝者亡其尘,
活者福其躬。烟火绽虚龙,光夜绣锦丛。如在大秦赋,岁岁幸物丰。

发表于 2021-6-16 02:03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丑时驻

巨城趺坐极乐境,虔徒代诵自由谣。号角铿锵,行客如爻。琐呐嘀鸣拜金偶,庆云映景垂华条。
星不作闪,月不临霄,传言域外灰雾浊虫潮。莫远行,秋热甚可愄,唯有广场花,不老且妖娆。


错语:野猫困的汕头12时辰逐一铺陈,大气且猥琐,矛盾而和谐,诗人就是这样,敏感专注的孩子眼睛,疲乏倔强的成人情怀……这个时辰里,连乐器界里的流氓唢呐也粉墨登场,不可谓不华丽。魔戒一样的城池里,众生麻醉。影射的话题过于敏感就不深度挖掘,小提示一下不能出去溜达惹病毒,大体就能连贯着明白。拘束在小天地里,一只猫的自由,像奔跑的蜗牛,只有广场舞大妈们依旧抖擞,盛世风景可见一斑。最后的画面很有喜剧感,挖掘出野猫困黑色幽默的分子,尤其是俺这样因为打篮球和广场舞大妈们奋战至今的中年油腻男,於我心有戚戚焉~~~

发表于 2021-11-6 04:0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子时启

孤门启,城将死。雷鸣暴,黑雨水。幽涂冻,风化鬼。蠕蠕攫,嚯嚯噬。
第四纪,血以瘗。世界为此一黑甜,然后生类或更替,重娓娓

错语:
第四纪有认为是不存在的第三纪延续,冰河时代和人类崛起,很有象征意义。野猫先是用三字句叠加的手法刻画寒门暴雨夜的不胜惶恐,一个诗人的渡劫,不仅仅是倔强能支撑住的,反复吟哦中,前途不明,老天的恶意满满,这考验忒***的不人道,濒临绝望一般迎接玛利亚给小耶稣洗礼。这一个段落里运用的声响效果,就像恐怖片里即将发生的事儿的配音,吊着胃口让读者惊悚。
然后下一个段落,涅槃,春梦了无痕一般,一个容光焕发的诗人渡劫成功,心境锻炼出来后,仿佛宠辱不惊,笑看花开花落,看着毛茸茸的原始人们逐渐代言脱毛膏,诸位又可以八卦了~~
这一首的句式,估计大多数人不会喜欢,那就换个花样来体会:架子鼓按照3/4拍敲打,蹦擦擦蹦擦擦……然后敲一溜后一阵长鼓点,蹦擦擦收尾,咳咳,有些感觉了没?
发表于 2021-11-6 17:0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叛爷888 于 2022-1-17 00:46 编辑

翻过年头,属于野猫的季节即将拉开帷幕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-16 01:04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恰又过了元宵清明将端午

灵庙虽封自诚祈,竹签丹数五十一。掌中经年摩挲黯,犹添灯油点名册。
黑批黑批,生不知何时日,行不知何世客。诸天未僭越,神明怯大疫。
苦闷久饱吞,营营身已适。燠矢牛羊肉,蒸醢淋桔蜜。

堵车

雨微微,铅云垂。风疏疏,老歌呜。
白日堪梦,锦旗下众。车启车刹,蠕行嘐戛。
双行道,夹缝草。灯偶烁红,坐常屈弓。
臃肿如缸,相窥一窗。叶碧花蓝,淋淋天泔。

七夕 疫中天幕既深,银汉亦隐

河左雨,河右火。河中汤沸沸,鱼虾起婀娜。田田叶无遮,照见飞星过。
河左歌,河右唾。河中水不流,织女双足裹。秋夜听刁斗,疑未箱中锁。
河左无舵,河右无舸。河中生鸣涡,渡者形或跛。拂袖飘逸行,良宵曾来坐。

恰过了中元又中秋 杂诗

雄黄药何用,羽蛇今化龙。石台荒林里,玛雅人头丛。
如我古时代,阶下血陈红。醮之裹面粉,烘烤酥更融。
谓此长生方,一服飞天中。长生若月临,众氓负神躬。

南岛横波热,北天孤光紫。大屏宣圣庆,长街灯如矢。
射杀往时梦,不使闻悲喜。膏饼费急火,甜腻蛀白齿。
百年混凝土,大言冷废水。中秋亦中元,夜深好烧纸。


一些现实或许是电影

寒街隐荆棘,夜雨垂悬幔。幽光红可按,及指缠老蔓。重掣进前键,剧情尚未断。皱裂喃喃唇,故事不可现。荒芜求蜃景,木鱼敲击间。香花紫云气,故人不可见。大风旗下起,诵声影中漫。神游何所去,躯壳或焚炭。飙沙扑面过,咿呀木马转。婀娜蹈华堂,轻纱飞狂狷。万世待传流,琐呐息宫馆。哔剥烟花落,来日不可奠。

Archiver|槐花公社 ( 备案许可证号:苏ICP备11031522号 )

GMT+8, 2024-7-18 13:01 , Processed in 0.049902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22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